第十天 夜火
弟弟又被罵一頓了。一定是因為太愛玩網路遊戲了,他的成績才會退步。
他走進房門,但他的表情卻不是反省或傷心,而是不悅。
他逕自走向電腦,一定又想打電動。
「你又想打電動嗎?」
「關你什麼事啊。」他冷冷地說。
「當然關我的事,現在這台電腦不能上網。」
他猛然轉過頭來。
「你說什麼?」
「我把連接電腦與數據機的網路線收起來了,沒有第二條線可以用。」
我冷冷地看著他,我想,我在他的心中或許像個母夜叉吧。
「我要查資料,讓我上網。」
我感到這個房間似乎散佈著濃濃的火藥味。
「交報告啊?」我懶洋洋地說。
「對。」
「是嗎,真不敢相信。」
但我遲疑了。他真的要查資料嗎?
「讓我上網。」
這次就相信他吧。
「好,但別再讓我看到你打電動。」
我拿出纜線,一頭插入數據機,一頭插入主機。
沒想到他馬上開始打電動。我生氣地起身把數據機關掉。
「我剛跟你說什麼?」
他竟愛理不理的。我提高音量。「我剛跟你說什麼?」
他看了我一眼,雖然很冷漠,但他似乎在害怕。
「好,我不玩。但我會去別的地方玩。」
撂下這句話後,他走出房門。
我拿起他的成績單,看到我這一輩子都考不出來的成績。
這真的是因為網路遊戲玩太兇嗎?我記得這網路遊戲是要安裝的,他會不會跟MSN一樣,在電腦裡留下某些紀錄?我打開Program File,搜尋有可能存在的紀錄。
第十一天 天氣晴時多雲偶陣雨
放學了,但我不想回家。
回家的話會被逼著唸書的。
學校附近有家網咖,就去那吧。
我踏進這家沒有名字的網咖,老闆連我的臉都沒看一眼,直接要我去第三台。
我打開管理員程式,找到飛天歷險這款遊戲。所有的動作,就像事先研擬好一番,毫無缺陷。
而完美的藍天也像完全沒下過線一樣,我一上線就遇到他。
完美的藍天:終於等到你了
風鈴:等我做啥
完美的藍天:你心情不好吧
風鈴:你怎麼知道
完美的藍天:第六感

又是一個很冷的回答。
完美的藍天:你可以試試自殺
看到自殺這兩個字時,我的心頭一凜。
風鈴:為什麼
完美的藍天:死了以後 就可以化為厲鬼 對付你恨的人

我冷靜地和他談。
風鈴:我沒有恨誰
完美的藍天:每個人都有憎恨的人 你不可能沒有
我恨誰?爸爸?媽媽?哥哥?
我不知道要如何回應這句話,心中一片混亂。畫面中的風鈴開始打瞌睡。
完美的藍天:你功課不好的話 自殺後就不用做功課考試 也沒有人罵你
這些話一句句擊中我的心窩。
完美的藍天:如果你想找刺激 可以跳樓
我試圖停止這段對話。
風鈴:我不要自殺
完美的藍天:你可以邊上吊邊自慰 體驗比高潮還爽的快感

他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。
完美的藍天:心動了吧 你死了爸媽會很高興的
我害怕地冒手汗。
風鈴:為什麼
完美的藍天:他們有保險金可以領 她們為你保幾千萬的壽險 就是在等這一刻啊
時間快到了,倒數計時。
完美的藍天:自殺對你好 對家人好 對大家都好
時間到了,我的連線被切斷了。
我拿起背包,踏出店門時,卻看見我這輩子從沒見過,也最不想見到的畫面。
哥哥和小卉手牽著手。
第十一天 結束
我看著昨天的考卷,想起剛才爸媽的訓斥。
(完美的藍天:你功課不好的話 自殺後就不用做功課考試 也沒有人罵你)
爸媽的臉,是我最不願看到的,但很不幸,我每天都無法脫離。
(完美的藍天:心動了吧 你死了爸媽會很高興的)
我死了,爸媽就不愁吃穿了。這樣對他們比較好……
(完美的藍天:死了以後 就可以投胎到新的世界 只會更好不會更糟)
我走到頂樓,那裡因為之前家裡漏水,加蓋一層鐵皮。
我把最粗的童軍繩拋上橫樑,拉下後在另一端打死結。
我拉拉這被我結成一圈的繩子,心理什麼都沒想。
(完美的藍天:自殺對你好 對家人好 對大家都好)
我站上椅子,把脖子掛上繩圈。用力把椅子踢開。
原來這就是被人勒住的感覺……好難受……我的脖子在收縮……好痛……我的眼睛……好模糊……
耳裡似乎聽見奔跑的聲音……
之後我就沒有知覺了。
第十二天 開始
我醒來時,弟弟不在身邊。
他住院了。
我洗完臉,換上卡其色的制服,走向餐桌。爸媽的臉色很凝重。
吃完沉默的早餐後,我穿上襪子,走向陽台。
媽突然叫住我。
「小翊,我們的作法……是不是害了他?」
我轉過頭,看著養育我們十六年,滿佈風霜的女人的臉。我不想說同意也不想反對,只是點點頭。
我見到小卉時,他劈頭就問:「小翔真的自殺了嗎?」
「嗯……是的。」
我帶她去搭電梯。
「他在哪裡自殺?」
「頂樓。我聽到頂樓有聲音,原本以為是小偷,還帶了水果刀。」
她一路上都沒說話,到公車站才開口。
「你後來有回房吧?」
在上公車時,我點點頭。
「他的桌上有什麼?」
「一張考卷,還有我們三個的合照。」
她低下頭,咬咬嘴唇。
「怎麼了嗎?」
「我覺得-他喜歡我。」
我深吸一口氣。
「那這跟他自殺有什麼關係?」
「那張考卷的成績很低吧?我覺得他可能認為他不僅什麼都比不上你,連暗戀對象都被你搶走,他又忌妒、又自卑,才會這麼做。」
「不是因為網路遊戲的關係?」
「當然,網友的推波助瀾也是有可能的。」
我想起訊息紀錄裡,「完美的藍天」對他說的話。
「他之前有對你說過想自殺嗎?」
「沒有吧……」
其實我根本不記得他跟我說過什麼。
「你跟他待在一起的時間有限,或許這種事他不會向你傾吐。我希望你可以問問他們班的同學或老師。」
一如往常,我送她到北一女校門。
「我想,我們是不是不要太常見面比較好。」
我皺起眉頭。
「為什麼?」
「下次他又看到我們手牽著手的話,或許又會想不開。」
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
「那是一種感覺。你在我前面時,你不出聲我也知道是你。同樣的,他在我的附近時,我感覺得到。」
她朋友來接她了。
「我先進去了,再見。」他拿起拐杖,在地上輕輕地點。
我進校門時,想到我們在家時也時常討論長大後誰要和小卉結婚,就像鋼煉裡的艾德和阿爾。
我們都喜歡她。
一天的課程終於結束了,我搭公車到馬偕醫院。
我走進他的病房,坐在他前面時,我看到一張陌生的臉。
空洞無神的雙眼,鑲嵌在佈滿黑眼圈的眼眶裡;雙頰凹陷得像骷髏,嘴唇也呈現不健康的暗色。
我們不是雙胞胎嗎?我們應該是一模一樣,誰都分不出來啊!
我緊緊抱住他,泣不成聲。
「告訴我……你會變成這樣……不是因為我……不是因為我……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oxisland 的頭像
foxisland

湖心島

foxis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