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因字數的關係,

到一半就結束了。

先向讀者說聲抱歉!

請大家繼續享用!



第八天 天氣晴

今天要段考。第一堂考數學。

從一個禮拜前我就開始準備,每天都讀到凌晨十二點。其實不是我自願的,是我媽媽逼我,更正確的說法,是「威脅」我的。

「如果你的平均又不及格,你應該知道會怎麼樣。」

我想她自己也在想要怎麼樣吧。我又不是大雄,我也不想不及格,我也有唸書啊!我就是不懂嘛!

當我說上面那句話的時候,大部份會得到兩種回應:

「讀一次不懂,就再讀一次,讀到懂為止。」

「因為你方法不對。」

但我讀了五十次,用了五十種方法,還是沒讀懂啊。

今天考數學時,我努力思考要怎麼做答,努力地要自己冷靜,卻都失敗了。我根本不知道該選充分條件還是充要條件。我的手握著原子筆,不斷顫抖,手心一片濕潤。但答案卷是空白的。

第二堂國文也是。我雖然仔細閱讀上面的文章,努力地想要看懂它,卻什麼都看不出來。僕初到潯陽時,有熊儒登來,這一句我還看得懂,但形骸且健,方寸甚安是什麼意思?

第三堂地理,回春是什麼?「年復一年,春天又來了」的意思嗎?

接著基礎物理、歷史、基礎化學……同樣的劇情像周星馳的電影般不斷重播。

我踏出考場,遠離討論題目的人群,心情一點也不輕鬆。

反正都考完了,還是回家玩飛天吧!

我登入後,出現在上次下線的地方。五秒後,他馬上給我密語:

完美的藍天:好久不見啦

風鈴:是啊 段考終於考完了 輕鬆一下啊

完美的藍天:哈哈 我離開段考的歲月好久了

風鈴:真的嗎 你現在幾歲

完美的藍天:21

這應該是讀大學的年齡吧,我想。

風鈴:真好 讀大學很自由吧

完美的藍天:讀大學?不 我沒有讀

風鈴:為什麼?

完美的藍天:不喜歡 就這樣

風鈴:

完美的藍天:你喜歡念書嗎?

我停頓了一段時間,真的是一段時間。

風鈴:不喜歡

完美的藍天:那何必繼續下去呢?

風鈴:你現在在做什麼?

完美的藍天:跟你聊天啊

風鈴:不 我是說職業

完美的藍天:我的男人會養我

風鈴:是喔

他是女生

完美的藍天:你為什麼不喜歡念書

風鈴:我也不知道 就不懂啊

完美的藍天:呵 跟我一樣

我把頻道設為密頻,才不會被其他的對話干擾。

完美的藍天:你也可以走出學校的 外面的天空多廣闊啊

風鈴:怎麼走?

完美的藍天:用腳啊 哈哈

好冷,這是我腦海中首先出現的兩個字。

完美的藍天:別說了 衝20

我便繼續重複打怪、升等、打怪、升等這些動作,直到我哥走進房間。

「你怎麼還在玩?現在幾點了?」他生氣地說。

「我們考完期中考了。」我淡淡地說。

「也不能玩這麼久啊!現在12點了耶!」

我對他的話感到很不以為然。

「那你又去了哪裡?」

「你不會連叔叔出車禍都不知道吧!」

坦白說,我真的不知道

「知道那個做什麼?他又沒跟我講過話,連紅包都沒給過,他的眼裡只有你。」

我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往後拉。我下意識地抓住唯一的支柱-哥哥。他馬上給我一拳。

「你到底在想什麼!他可是我們的叔叔耶!」

「那又怎樣?他討厭我是事實啊!那傢伙眼裡只有你這個資優生!」

我掐著他的脖子,其實算不上掐,只是放在上面而已。他把我的手扳開,大口喘氣。

「既然你這麼認為……我也沒辦法了……你竟然不重視自己的親人……咳咳……

他走出房間,似乎是要洗澡,連乾淨的內褲都沒拿。

叔叔的眼中沒有我,我的眼中也沒有叔叔。

第?天 ???

弟弟愈來愈愛打電動了,連我的話都不聽了。

我該怎麼辦?

第十天 天氣雨

該來的還是要來,成績單發下來了。

平均49分。

我想學大笑之歌的凱ㄦ說:我物理、國文、歷史加起來剛好一百分呢!

我已經可以想像爸媽的神情了。

如我想像,他們的臉已扭曲成一團。

「你考這什麼成績!」

兩老幾乎是同時爆發。

「你到底要被我們罵到什麼時候?你欠罵嗎?」

那你可以別罵啊,老鬼。

「你怎麼不多學學你哥啊!」

干你什麼事啊,老女人。

「你以後打算怎麼辦?做黑手嗎?」

聽不懂。

「你下次再考這種成績你就不用唸了……

老女人,妳還是說中文吧。

回房後,哥哥正在準備他的期中考。

「你都會喔?好厲害喔。」

他繼續抄抄寫寫,沒有回應我。

我也沒搭理他,逕自打開電腦。

「你又想打電動嗎?」他斜眼瞪我。

「關你什麼事啊。」我冷冷地說。

「當然關我的事,現在這台電腦不能上網。」

我吃了一驚,猛然轉過頭來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「我把連接電腦與數據機的網路線收起來了,沒有第二條線可以用。」

我深吸一口氣。

「我要查資料,讓我上網。」

我感到這個房間散佈著濃濃的火藥味。

「交報告啊?」

「對。」

「是嗎,真不敢相信。」

我發現他的眼神有點遲疑。只要再堅持一下,他就會讓步了,哥哥的弱點。

「讓我上網。」

「好,但別再讓我看到你打電動。」

他拿出纜線,一頭插入數據機,一頭插入主機。

我才懶得理他。我馬上開啟飛天歷險主程式。

我才剛進入遊戲畫面,就斷線了。哥哥怒氣沖沖地望著我,顯然是他把數據機關掉了。他的表情好像是氣到說不出話來。

「我剛跟你說什麼?」

我沒搭理他,想把電腦關起來。

沒想到他真的生氣了,這一次他提高音量。「我剛跟你說什麼?」

我轉過頭盯著他燃燒著怒火的眼睛,儘管有點可怕。

「好,我不玩。但我會去別的地方玩。」

我拿起衣服離開房間。一出房門,就看到爸爸站在門外。

「我警告你,如果你敢妨礙你哥讀書,我們就走著瞧!」

我只對他冷眼相待,根本不想多說什麼。

我走進浴室,脫下衣服,扭開水龍頭。

我把厚厚的肥皂塗在身上,摸到自己胸口時,我忽然感到:我對自己好陌生。

我到底是誰,為什麼會在這裡?

我為什麼會一直被罵?因為有個優秀的哥哥?

只因為他比我好,就可以受到比較多的寵愛?

我用洗髮乳把頭髮弄濕,洗髮乳不小心滲進眼睛,使我不停流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oxisland 的頭像
foxisland

湖心島

foxis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